静静的…

活的有趣才是人性的最高境界。

木笙:


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,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,比如身份、地位,职业、收入,房子、车子,孩子的教育、本人的游历等等,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。

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“有趣”来界定,如果被人说“没趣”,那将是很失败的。为此有人说,人生最大的敌人是——无趣。

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。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: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,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,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“小资情调”,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。

我们的下一辈过着色彩炫目的新生活,世界变化之快让你都来不及想有趣这件事。而俺们这辈人在上下夹击下,负担之沉重,思想之矛盾,成就了咱舒展不开的眉头。

所以我们的身边有很多人很善良,很能干,事业成功,财富不少,只是一点也没趣。有些女人,美是美,靓是靓,也让人很乏味。

什么是“有趣”呢?

按照拆字的方法来解释,有趣二字的关键是“趣”字,“趣味”“情趣”“兴趣”。

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在《朋友四型》里把人分四种:

第一型,高级而有趣;
第二型,高级而无趣;
第三型,低级而有趣;
第四型,低级而无趣。

把有趣和无趣当作分类的标准,可见有趣之人是多么可人。“鬼才”贾平凹说:“人可以无知,但不可以无趣”(见《观云奇石》序),想必土得掉渣的大作家也是个有趣之人。凤凰卫视女记者闾丘露薇也说:“要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趣的女人”。

做人若无趣,这很煞风景。人一旦“没有趣”了,就会变得粗糙、麻木、肤浅,变得不再可爱了。整天愁眉苦脸、忧心忡忡、唉声叹气,面目可憎,好像这个世界谁都欠着你似的。

这样的人活着,只会给别人添堵。而一个有趣的人则不然,由于他、她的存在,而使周围的人群变得热闹起来,他、她的“气场”催化着人生的精义,叫人奋发,让人快乐。

有趣的人,是生活中的“开心果”,是人群中的“快乐源”,与有趣的人相处,你会觉得世界变得有趣,生活变得有趣,自己似乎也变得有趣起来。

有趣的人,是热爱生活的人。生活中的吃穿住食行哪样没有深奥广博的学问,光吃一样,他就能巴嚼出不少趣味来,吃得好看,吃得稀罕,吃得兴趣盎然,吃得阳光灿烂,都是可以追求的境界。

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里有这样一位科学家,他对所有关于动脑筋的事情都充满兴趣,魔术、开锁、解密码、猜谜、心算、赌钱……对兴趣的不断追逐,让这位怪才的生活成了无数人的梦想。

有趣的人,并不是现代人一定比古人更有趣。总觉得古代的有些人比我们现在活得有趣。今天我们读《论语》,也许会觉得孔老夫子是一个无趣的人,可是,你若知道他和他的学生讲话是那样的幽默,见到美人南子时竟俯下身子去吻伊的鞋,就会明白所谓“圣人”者,却也竟是一个性情中人,一个有趣的人。

有趣的人,未必有多显赫的名声,但肯定潇洒脱俗。晋人王子猷居山阴,一晚忽降大雪,子猷被冻醒,索性来到院中边饮酒边观赏雪景,不由得心绪起伏,吟起诗来。

有趣的人,心无羁绊,直抒胸臆,至性至情。国学大师、楚辞泰斗文怀沙老先生,快一百岁的人了,偏偏喜欢穿大红大绿的衣服,戴着能盖半张脸的大墨镜,比小伙子还时髦;每次出席活动,必要主持人介绍他为“青年诗人”,一发言就引经据典、插科打诨,逗得满堂喝彩。见到美女,不仅两眼放光,用尽“花言巧语”赞扬,而且还想办法亲近,他在哪儿,哪儿就热闹。

有趣的人,或许境遇并不好,但特立独行,不改本色。金圣叹一生诙谐,因“哭庙案”而被判死刑后,仍一如既往。眼看行刑时刻将到,金圣叹的两个儿子梨儿、莲子望着即将永诀的慈父,泪如泉涌。

金圣叹却从容不迫,泰然自若地说:“哭有何用,来,我出个对联你们来对。”于是吟出了上联“莲子心中苦”。儿子哭跪在地哪有心思对对联。他稍思索说:“起来吧,别哭了,我替你们对下联。”接着念出了下联“梨儿腹内酸”。这副生死诀别对,一语双关,对仗严谨,撼人心魄。

有趣的人,不见得能成就大事业,但让人看着就高兴。《射雕英雄传》里老顽童周伯通,是最让人喜欢的一个角色,他虽然武功盖世,却是儿童心态,整天疯疯癫癫的,爱搞恶作剧,玩心太重,围绕着他发生了许多喜剧,使得打打杀杀腥风血雨的江湖,多了不少浪漫欢快的生活气息。

需要提醒的是:有趣是这个世界上的稀缺资源,有趣与读书多少无关,与挣钱多少无关。有趣和身份、地位,男女、年龄,环境、条件无关。有趣之人是很容易被曲解的,有人误认为打架泡妞、吃喝嫖赌、粗言烂语、举止猥琐就是有趣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有趣是人性的最高境界。做个有趣的人并不难,首要之事便是自己要先觉得这个世界有趣。趣味主义是一种生活态度。有趣的人大抵聪明、乐观、幽默,并且感性。有趣的人才是懂得生命真谛的人,也是懂得享受生命的人。

有趣的人越多,我们的幸福指数就越高,但愿我们都能变得有趣起来。

是不是病了

阅读文字:

文/老显


    怀着奋斗的心踏上未知的旅程,起初步履坚实,步伐稳健,刚走几步,却开始迈得轻浮,渐走渐慢,还没理出个头绪,渐渐感到步履蹒跚,是什么因素在左右着我内心奋进的冲动和定力?


    停下来思考,便停滞不前了。


    总想着每天都有点进步,总想着每天都反思自己。现在,遇到一点小小麻烦,却开始屡次找借口,仿佛借口是奋进路上困累时最好的解渴剂。


    慢慢的,借口越来越甜,脑袋越来越空,现实越来越苦。


    说要安身立命,说要耐得住寂寞,偏偏夜这么美,寂寞又那么憔悴,这个时候思来想去,近些日子闷在刻苦进取中,似乎总敌不过留在寂寞中寻找安慰。


    有病之时药才起疗效。我倦了,其实是病了,找不到药,即使找到了,也劝自己再拖一拖,懒得治,不是大病,死不了。


    再劝,觉得还是找药来得比较靠谱,毕竟人已在路上,半途而废功亏一篑的案例数不胜数,既然是不归路,一条道走到底,说不定前途是光明,所以来点药刺激还是有必要的。


    那么药在哪里?其实是问,病在何处?


    之前每每逼得自己力求上进,偶尔来到某个高高的端顶却还提醒要更上一层楼。而现在好似不同,拿出点动作便觉得成绩喜人,抖出点思想便觉得颇有气魄,终是自欺欺人。


    心知肚明,其实这又是掩饰向往堕落的把戏。


    方向尚明,但动力不明,于是懒于再前进。


    动作甚多,却反思不多,于是浪费了精力。


    思路似清,然执行不清,于是赖上了借口。


    明知道病的根源,也明白药物尚全,为何不肯治疗。


    在等什么?又在干什么?


    对着镜中的自己扪心一顿痛骂!


    别以为偷得空闲不给奋进争取时间,别以为纵容着寂寞又抛弃了定力,别以为如此惰性能在前进路上给予助推力!


    路上本来与目标缩短了差距,如今又生慵懒,再生迷茫,不敢尝试,不再坚持,所谓的差距会再次被拉得老远,所有的努力开始幻化成空气随风而逝,吓得自己无法重来。


    这病还治吗?还有得治吗?


    是否病了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
    治与不治,能否治愈,全看自己。



ECODOT:

Life there are two state,a kind of pain without words,a smiling without a word.人生有两种境界,一种痛而不言,一种笑而不语。

食纪:

世事无常
亲人离开是必然发生的事
只是那种心情
没有人能切身了解
安慰的话不必多说
心里的坎只有自己能过
谁知道那边的世界怎么样呢
说不定很美好
终将会再团聚的
分离的这段时间不要浪费时间在悲痛和思念上
我们总要继续往前走
有时候想想
其实真的除了生与死
别的都不是事
人能好好活到老
就是最有福气的事
闷得慌就找事做
希望你们都好好的